5个复式三中三中四粒中多少组
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宏觀 > 金融 > 正文

銀保監“捉妖”保險代理人制 蘇州哪些人作假學歷、代簽名撞槍?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李致鴻 北京報道

導讀

事實上,保險代理人的形象飽受詬病,銷售誘導和擅自承諾給保險公司帶來了理賠困難和更深層次的消費者信任危機問題,雖幾經整治,但已困擾保險業多年。

保險代理人制度運行中出現的一些“作妖”亂象,在銀保監系統“法眼”探射下現了原形。

4月11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某保險公司蘇州分公司因93名銷售人員疑在入職時提供虛假學歷,被蘇州銀保監分局抽查證實,其中毛某、汪某某入職材料中的學歷為假;另外,相關記賬憑證的領用明細顯示有520人簽收,但截至報銷之日,僅有74人實際簽收,其余446人簽名為他人代簽,且未收到實物。由此,一批人收到了行政處罰決定書。

雖然,蘇州銀保監分局這一處罰未有更多細節披露,但絕非個例。多位業內人士指出,目前,保險代理人的主要問題集中在傭金模式的利益驅使、準入門檻不高、素質參差不齊,以及所持立場帶有傾向性等方面,這需要從社會公平和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的視角思考并加以解決。

真實性審核不足

對于保險公司招聘營銷員的流程,“新入職人員通過保險公司審核后進入保險公司新人班,參加保險公司自行組織的考試,考試通過后獲得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發放的執業證號碼,然后和保險公司簽訂代理合同,保險公司發放展業證,然后可以開始展業(這期間會有崗前培訓)。”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解釋稱。

朱俊生表示,“目前,保險公司招聘營銷員有學歷要求,一般是高中及以上。如果沒有高中學歷但也想成為營銷員,就存在造假的可能。保險公司如果不想降低學歷要求,又要在業務的壓力下想大量增員,最后就免不了對真實性審核不夠。”

事實上,保險代理人學歷造假并非個例。例如,2016年9月至2017年10月,在辦理入司手續時,個人代理人張某某、周某某等15人提交了虛假的高中學歷證明。中韓人壽長興支公司未核實上述人員學歷證明原件,即與其建立保險代理關系,并將其以高中學歷錄入保險中介監管信息系統。上述15人共代理中韓人壽保險業務72單,保費合計34.65萬元。為此,浙江保監局決定對中韓人壽長興支公司警告,并進行罰款。

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發布的《2018年中國保險行業人力資源報告》顯示,2017年,保險業職工人數和營銷員(含代理人)人數均有較大增長;從業者整體技術職稱取得無變化,學歷水平略有降低;人均保費、薪酬水平和人力成本控制均保持穩定發展;培訓費用相對投入減少,敬業度水平降低。

為此,朱俊生建議,“與其如此,不如務實地降低學歷要求,甚至取消學歷要求,代之以其他形式的測試,然后在道德素養和專業技能的培訓上下功夫,提升營銷員的服務品質。另外,要充分考慮到三四線城市以及農村市場的實際情況,對學歷要求也應該允許基層公司根據當地的實際情況作相應的調整。”

“學歷要求還是要有的,雖然學歷不代表學識和能力,但還是反映了一定的素質和學習能力。”一位外資保險公司代理人則持與朱俊生不同觀點。目前,保險代理人仍是保險產品銷售的核心渠道。以A股上市保險公司為例,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國人壽銷售渠道總人力177.2萬人;平安壽險代理人規模141.74萬人,等等。

保險代理人制“何去何從”?

事實上,保險代理人的形象飽受詬病,銷售誘導和擅自承諾給保險公司帶來了理賠困難和更深層次的消費者信任危機問題,雖幾經整治,但已困擾保險業多年。

例如,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一些保險代理人熱衷于詆毀同業,甚至會在微信朋友圈打出“某某保險公司將被接管”等虛假信息誤導消費者;對專業知識一知半解,更有甚者竟然分不清重癥和輕疾。

一位保險公司負責人介紹,保險代理人推動了個人保障體系的完善,提高了全社會的保險意識,對就業、社會穩定起到了重要作用。但保險業目前在招人時仍然采取“大進大出”,并非最看重有多高的水平、素質,而是聚焦社會關系能帶來多少客戶。

“保險代理人增員是保險業發展的必由之路。不過,從長遠看,如果前述問題不加以解決,這種增員最后對代理人、消費者和社會都將是一種負擔。現在的情況是,保險公司的專屬代理人帶有一定主觀立場,而一些保險經紀人也并未發揮獨立、自主的作用,都沒有真正站在消費者角度考慮問題。”一位保險業資深從業者坦言。

對此,不少業內人士認為責任并不全在保險代理人身上。“保險代理人與保險公司簽訂的是代理合同而非勞動合同,以傭金收入為主,且絕大多數無底薪和社保福利,這使得保險代理人缺乏歸屬感;另一方面,市場競爭激烈、管理考核嚴苛、培訓培養缺乏,保險代理人生存壓力巨較大,更難言職業安全感。這兩個方面的擠壓,使很多保險代理人難有長遠的職業規劃和發展空間,僅把保險業作為維持生計的權宜之法,因此在面臨個人利益和公司利益沖突甚至與客戶利益沖突時,可能給公司和客戶利益造成損害。”某保險中介人士表示。

為此,該人士建議,“保險公司應該考慮建立合理的勞動用工制度,為代理人提供底薪和福利保障,承擔更多的責任。如此一來,保險公司便不會盲目擴充代理人隊伍,從而嚴加選擇、培訓代理人。此外,是否可以考慮對保險代理人收入進行區隔,一部分是銷售,另一部分是服務,實現收入后置,即根據服務情況設定,而不在前端體現得太快、太多,以此引導保險代理人關注消費者的長期利益。”不過,這幾種模式的可行性尚需進一步論證或試驗。

值得一提的是,銀保監會近日下發了《關于開展保險公司銷售從業人員執業登記數據清核工作的通知》。某上市保險公司營銷總監強調,代理人職業資格登記清理可能給保險行業帶來一定影響,甚至某個階段出現負增長。但從趨勢看,代理人隊伍和市場需求不飽和,整體代理人隊伍更注重質量發展。


(網絡編輯:崔曉萌)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5个复式三中三中四粒中多少组 香港单双准 内蒙古时时走势图 百人牛牛官网下载 吉林时时票开奖结果 赛车pk10聊天室 爱学赢网址 百人龙虎官网 乐彩国际倍投计划 金库LG 平肖一特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