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复式三中三中四粒中多少组
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生態 > 正文

6年治霾,誰在努力誰等風吹? 北大報告稱保定PM2.5降幅最大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危昱萍 北京報道

近年來,霧霾恐怕是北方居民朋友圈經久不衰的話題。

而各級政府也越來越重視空氣污染治理,多地出臺規定,空氣質量不好就罰款。

據E20環境平臺統計,全國至少有天津、河北、山東、山西、湖北、河南、安徽、四川、貴州等地頒布了空氣質量獎懲辦法。

以山西為例,PM2.5濃度比考核基數高的,每微克罰10萬元起步。今年2月,山西11市均被扣罰,總金額達8878萬元。

不過,獎懲依據是空氣質量監測數據,這個數據是否能完全體現各地政府的治霾努力?

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曾表示,同樣的污染排放,不同年份氣象條件有的可能拉高10%,有的可能拉低10%,個別城市可能還會達到15%。

4月10日,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統計科學中心講席教授陳松蹊向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基于直接觀測的小時濃度平均的評估法,受氣象因素影響很大,不能完全反映各城市大氣污染治理的人為努力程度。”

當天,陳松蹊及其團隊連續第六年發布《空氣質量評估報告》。該報告建議,使用去除氣象干擾的空氣質量評估方法,從而使得“天幫忙”或“天幫倒忙”對各級政府部門大氣治理努力程度評估的影響降到最低。

這份報告以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汾渭平原加上河北張家口、承德、秦皇島和山東的泰安、萊蕪,以及陜西延安等45個北方城市為研究對象。報告剔除氣象因素的影響,衡量大氣污染物濃度的變化。

綜合六年來的數據,剔除氣象因素的影響后,大家最關注的PM2.5值在上述45個城市的平均累計降幅達到了19.5%。其中,共有26個城市五年/四年累計降幅超過20%。保定五年累計降幅最多,達41.8%。晉城、臨汾、呂梁、張家口和咸陽5城市累計降幅為負。

京津冀“氧吧”PM2.5反彈

2018-2019年秋冬季,北方重點區域采取了更為靈活的管理策略,禁止采取“一刀切”式的停產、限產方式。

看似較為靈活的環境監管,引發了霧霾卷土重來的擔憂。

報告指出,這種管理策略沒有導致冬季PM2.5濃度的劇烈反彈,但PM10濃度有明顯的增加。

沿太行山脈的保定、石家莊、邢臺、邯鄲和衡水河北五市,PM2.5濃度在北方都屬于高濃度區域,在2018年12月-2019年2月,PM2.5濃度增長了3.5%,而PM10增長了11.78%,突破了200微克/立方米。

北京、天津、唐山、滄州、廊坊這環渤海五城市PM2.5濃度和PM10濃度分別增長了7.09%、12.20%。

其中,京津冀的“氧吧”河北張家口、承德、秦皇島三市,2017年和2018年PM2.5和PM10濃度均出現增加。

“河北北部的這三個城市需要加強污染防治的力度,尤其考慮到2020年冬奧會將在張家口和北京舉行。”陳松蹊說。

在PM2.5顯著下降的同時,一種藍天的“隱形殺手”漸漸現形,它就是臭氧。去年,全國唯一一種濃度沒下降的大氣污染物就是臭氧。

陳松蹊表示,臭氧作為一個現代化城市通病,相對其他污染物沒有得到那么好的控制效果。近地面臭氧濃度超標,其危害程度不亞于PM2.5超標。

整體而言,過去5年,45個城市中多數臭氧濃度不降反升,其中一些城市升幅達到了50%以上。

對此,報告建議像管控PM2.5一樣,對京津冀乃至全國主要污染區域設定臭氧改善的具體數值目標,避免部分地區面臨顆粒物和臭氧雙重污染的局面。

環境規劃院區域空氣質量模擬與管控研究中心主任薛文博告訴記者,臭氧是氮氧化物、VOCs(揮發性有機物)光化學反應產物,臭氧的污染物水平不僅取決于氮氧化物、VOCs排放量,同時取決于兩者的比例。在控制氮氧化物的同時,必須更大幅度削減VOCs,這樣更有利于降低臭氧濃度。

北方7省市污染治理不平衡

中國空氣污染呈現明顯的南北差異。

2018年169個重點城市中,空氣質量最差的20個城市全在北方,空氣質量最好的20個城市除河北張家口外全在南方。

報告數據則顯示,北方空氣污染也呈現區域差異。

以PM2.5濃度為例,從區域分布上看,沿太行山脈的保定、石家莊、邢臺、邯鄲和衡水河北五市,河南所有九市,陜西除延安和寶雞外的四市為高濃度區域。北京、天津及自唐山以南的河北城市和山東九市,陜西延安為中濃度區域。河北北部張家口、承德、秦皇島三市為低濃度區域。

“京津冀魯區域22市近六年PM2.5濃度已具有明顯的下降趨勢;晉豫陜地區23市PM2.5濃度一致性的下降趨勢仍有待建立。”陳松蹊說。

從四大污染因素之一的能源結構來看,7省市之間也出現差異。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賀克斌認為,在能源消費結構方面,北京、天津、山東屬于煤油氣綜合型,山西、河南、河北屬于煤炭依賴型。

報告數據顯示,2013年-2018年,全國煤炭消耗量下降了5.6%,京津冀三省市從3.9億噸下降到3億噸,減少了24%。而山西、山東、河南、陜西四省反而上升了0.4%。與上年對比,這四省加上河北2018年共消耗煤炭13.9億噸,比2017年增加1.56%。

“藍天保衛戰”對7省市都提出了煤炭消費總量控制的要求。對此,陳松蹊建議,將7省市的煤耗量作為衡量基礎排放的指標,納入大氣污染防治的重點監測內容。

對過去幾年煤炭消費的行業數據分析后,陳松蹊建議,7省市的減煤重點應該是山西省的冶金和建材行業,山東和陜西省的除電力、冶金、建材、化工外的其它類別,包含民用散煤消費。


(網絡編輯:崔曉萌)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5个复式三中三中四粒中多少组 时时彩追号稳赚 牛牛稳赢公式 澳门五分彩彩票计划软件 百人牛牛 买彩票技巧 高盛 蜂巢团队 时时彩 时时彩倍投计算器 云顶国际彩票提现不了怎么办 11选3技巧稳赚 云尚娱乐app